朱一龙也栽了 偶像的如果未来饭圈说了算?

  • 时间:
  • 浏览:10

摘要: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要点概述:

1.朱一龙的前脚被盯梢粉丝传为“暗婚生子”,后脚被姐姐脱掉。从肖恩到朱一龙,数据女工用爱情发电把偶像送上顶级流位后,偶像也要警惕流反击的后果。

2.KUN vs周杰伦的事件让桓范的日常“管控与评价”、“发帖”、“做数据”成功出圈,但最大赢家是微博。

3.为了送爱豆出道,饭圈需要狂金。在粉丝经济4.0时代,数据就是价值?

4.KUN亿微博转发量”事件上了央视,把“数据造假、流量作弊”的行业内幕摆上了台面。

5.肖恩中的“227”事件被流量暗算,偶像失声被质疑。最后工作室控制了粉丝。

大家好,我在娱乐圈吃瓜一直走在前列,但是杨格吃的是这个名利场背后的资本逻辑。

杨格今天想说的是偶像和粉丝的爱恨关系。

精彩的弹幕,都在客户端

不得不说,朱一龙最近有点叛逆。他的前脚被盯梢粉丝传为“秘密结婚生子”,后脚被站姐脱了。他把自己没教养的照片拿出来,喊了一声“光头,桶腰”。他还声讨修图造成的工伤赔偿!

“非婚生子”的谣言是一个盯梢粉丝通过朱一龙的身份证号登上了他的ETC。朱一龙工作室的回应没有直接说“未婚无子女”,只是说侵犯了“名誉权”、“隐私权”。粉丝不买这样暧昧的澄清,冲到他的经纪人微博上激怒艺人团队,要求一个“积极而残酷的词”。

刀子切面包和手指。

之前是肖恩肖粉丝的流量,后来是凭借流量优势拿到S卡的陈佑威,不敢在综艺舞台上拥抱同一个女演员。

在粉丝经济4.0时代,粉丝掌握了绝对话语权,饭圈里的女生之流似乎把偶像推上了神坛,也似乎瞬间破灭了流量泡沫。

娱乐圈一直是新人笑,老人哭的地方。不过成为新人有个套路可以看,粉丝是其中重要的一环;而且在所谓大数据的背景下,是一个越来越重要的环节。

从最早的《超级女声》 《快乐男声》,到《青春有你》 《创造营2020》,甚至包括《乘风破浪的姐姐》,这一阶段的偶像培养,背后是节目的火爆,是一直在升级的粉丝经济。

“一票你,一票我,某某明天出道”成了粉丝经济最具代表性的口号。

根据《2019偶像产业及粉丝经济白皮书》的数据,预计2020年中国偶像市场总规模将达到1000亿元。

但是现在饭圈女生偶像化的模式已经升级到了Fan Economy 4.0。

本期《Younger》从“上市”、“集资”、“循环博客”、“吃回头客”四大日常行为,讲述粉丝如何把爱豆推上神坛,如何戳破流量泡沫。

一个

免费为爱发电工作:

“控制与评估”、“播放列表”和“做数据”

饭圈每日第一:控制评估,列表,数据

已经开始谢顶的80后,还能回忆起以数据为主导的“坤伦潮华战”。当时对70后和80后老阿姨硬的,与其说是周杰伦PK KUN,不如说是后者的00后粉丝。两代粉丝的碰撞,让饭圈的日常“控评”、“打榜”、“做数据”成功出圈。

已婚有子女的中年人被迫创业。在职场被鞭笞,和自己的猛兽睡在一起后,他们不得不默默研究打榜的本质。

当然,这件事最大的赢家是微博。重要的是要知道,按照微博超话的设计规则,每周一点都会清空所有数据。而粉丝上市带来的“日常生活”,支撑了微博的广告和营销价值。从热搜中也可以看出,明星是微博的第一生产力。

粉丝自愿成为“数据女工”,拥有多个微博账号。每天拍艺人的超话签到只是入门级操作。除了爱豆和金爸爸的微博,还有提到自己爱豆的微博,自己爱豆工作室的微博等。所有这些都是数据女工的“战场”。赞、评、转发、刷屏一条龙服务。

“哥哥发微博了!有10万目标评论!”“金爸爸发微博,目标20万!鸭!”——数据组的命令一下达,这些数据女工们就以惊人的战斗力为爱豆而战。

不得不说,他们日夜为自己的爱豆刷KPI的能力和热情,可能会让一大批群居动物胆战心惊,比如躺在家里装死玩手机的杨格。

粉丝经济4.0时代:

数据就是价值?

饭圈日报2号:狂金在为品牌集资

粉丝行为深深影响偶像的现象,可以归结为“粉丝经济”4.0模式的结果。

第三方营销数据技术公司AdMaster在《粉丝经济4.0时代》中指出,“粉丝经济”已经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1.0阶段演变到现在的4.0时代。

1.0时代的粉丝只能做买唱片买磁带。在这个单向跟进中,作品是粉丝了解偶像的唯一途径。之后随着社交媒体的不断发展,在粉丝经济的2.0时代和3.0时代,粉丝从拥有对话权的“追随者”升级为拥有部分参与权的“消费者”。粉丝群体的经济实力不断增强,购买力逐渐成为衡量粉丝战斗力的标准,这也是粉丝地位的提升。

这种双向互动早已被证明是可行的。一方面,对于粉丝来说,只要肯花钱,爱豆就不再只是遥不可及。更何况粉丝可以决定穿什么衣服;另一方面,“红色”和“爆炸”不再是玄学。你看不到网飞在《纸牌屋》开播前就知道这个节目会大受欢迎,因为他们利用大数据分析只找到网友最喜欢的演员来拍摄用户最感兴趣的作品。

偶像培养计划就是这个逻辑的大师。粉丝通过为品牌募集资金、用氪金做榜单、做数据等方式把自己的偶像C送登场。

以《青春有你2》为例,粉丝可以通过购买一盒《青春有你2》的花果轻奶产品来换取15个“扶粮值”来帮助自己心爱的玩家,独家称号是真果。“粒值”直接决定了每轮玩家的排名和最终出道结果,相当于把粉丝的氪金量和偶像的未来联系起来。

爱豆作为吸金者,一直都是——的商品,是他的粉丝重金打造的。数据工人只是流水线作业中的“工人”。艺术家经过加工后,可以贴着“流”的标签,从管理层那里“卖”出一个好价钱。

其实这更像是一个多党阴谋。生产者、品牌和经纪公司的利润就不用说了,粉丝也是通过花钱获得“参与”的快感。

毕竟这种“决定别人命运”的感觉很刺激。

当然,交易是有规则的。粉丝做数据的时候,也需要遵守资本和平台制定的游戏规则。

这笔交易,说好听点,就是定制爱豆;说得好听点,是一种新型的韭菜切割。

各种眼花缭乱的“规则”和“套路”依次等待粉丝。比如前段时间的“搬家”。

你不明白,是吗?你不必理解。

不管他的名单是什么,只是平台改了名字,割韭菜。毕竟普通人只知道有热搜,能被平台折腾的粉丝也就那么几个,肯定是急于做文章。不然平台的数据怎么办,怎么看财务报告,找谁融资,怎么提股价?

当然不需要在平台上线。毕竟只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意打,一个愿意挨。

“女工”背后:

数据欺诈流量欺骗

饭圈日报3:号操纵流爆肝

司马迁《史记》有句话叫天下繁华,皆图利;世界熙熙攘攘,都是为了利益。

俄罗斯人说得更严厉了,“只要有利可图,就算什么都不长”。

资本有时会不顾一切地追求利润。

因此,当数据能够制造流量并快速实现时,数据欺诈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2019年初,央视新闻在近7分钟内披露了“数据诈骗、流量诈骗”的行业内幕,并以昆明“1亿微博转发量”事件为例,指出“人为操纵流量、数据诈骗”的平台混乱。

“1亿微博转发量”原本是粉丝支持自己第一部MV的礼物。但这份礼物打破了“伦博”在KUN的记录,同时也成为了KUN被命名的导火索。

有媒体说“一个会成功,流量背后有女工。夜轮如枕,我家爱豆搜热。”

伦博能否把作品不够多的流量明星送“圈外”,甚至吸引品牌和雇主。另外,至少刷数据引起了国外网友的关注。

例如,吴亦凡在iTunes中屠杀了公告牌排行榜上的名单,这意味着粉丝们过于健忘地刷数据,把吴亦凡变成了在推特上被嘲笑的克里斯。iTunes清理了吴亦凡歌曲的异常数据后,相关歌曲排名下降到100。然而,在吴亦凡所属的环球音乐公司指责吴亦凡的专辑数据欺诈后,Billboard的数据提供商尼尔森证实吴亦凡的专辑销售是准确和合法的。这种轰动海内外的“刷榜”风波逐渐平息。

不过,有时候也不全是粉丝的锅。央视报道中提到,很多与刷流量相关的第三方平台都有自己的创建粉丝和自动转发功能。客户只需要按要求付费,就可以稳定高效的刷相当的数据到爱豆。比如在一些粉涨的商家,10块钱就能买到400个粉丝,或者指定微博转发100次。

回到“一亿转发量”的事件。在被央视曝光流量数据证伪后,“一亿转发量”背后的驱动力——星援APP也被终止。

在《更年轻》的科普下,星援APP是打造“流动神话”的绝佳工具,半年内吸引800多万元。作为20元的会员,一个女博主可以在APP里分分钟拥有5000个微博小号。但如果合格的KPI在一些严格的饭圈和博客群没有完成,甚至会被踢出去,被黑。

这种被变态病态的粉丝文化推上神坛的偶像化神器,逃脱不了被查封的命运。

在批评明星援助现象时,一家报纸说:“粉丝文化现象已经成为娱乐圈爆发的重要推动力。但正因为如此,‘刷’正在成为整个新媒体领域的顽疾。”

流动反冲洗:

粉丝越界,偶像失声

饭圈里的每日第四:粉丝的流量管理

在粉丝经济4.0的背景下,饭圈的女生通过评价控制、发帖、写博客等日常数据活动,将自己与偶像深深捆绑在一起。在宣传自己话语权的同时,可能会不小心越界,更别说失控的风险,可能会导致偶像遭受流量反弹。

说到这里,首先想到的是“227”事件,这是今年饭圈最重要的事件。肖恩肖唯一的粉对同胞不满意,CP粉在AO3连载肖恩肖的形象。最终,数以千计的粉丝实名举报AO3、洛夫特和bilibili,攻击作家,导致拥有庞大作者群的AO3在短时间内关门大吉,许多与洛夫特和bilibili无关的作品被封杀。

“纵粉犯罪”成了肖恩肖的标签,甚至分散了大家对疫情的注意力。但他没有上台管理粉丝,这让他成为众矢之的。

这是饭圈文化对其他圈子侵蚀的必然结果,引起了很多圈子的强烈反感。肖恩肖《陈情令》积累的路人缘一夜之间就没了。

更年轻的还和一些“小飞侠”聊过天。其实一开始他们不明白的是,普通网民对粉丝控制收视率的行为有着长期的反感,“227”事件只是导火索。他们点燃的是巴尔干半岛的火药桶。

在微博等平台上,明星微博下的复制粘贴的赞和安利,热搜下的反对意见少之又少,连粉圈外的“人民话”都看不到,对实际问题的客观评论也不见了。

评论被控制,这是能引发公愤的点。

当然,小飞侠是冤枉的。被网络群嘲讽的时候,都是认认真真的买肖恩所代言的产品,想告诉管理层肖恩有流量价值。

但肖恩肖工作室最终选择了通过发布声明来控制粉丝,这也说明了一切:即使是顶级流也承受不起流量带来的后果。

无论谁敢把数据变成流量,都要把控制粉丝的意识和能力放在前面。

杨幂的例子,被很多UPs分析过,可能更能说明问题。作为一个雄心勃勃的成熟艺术家,杨幂的团队一方面借用粉丝,一方面布局资本。

看似杨幂粉丝撕嘉兴媒体“支持”爱豆,其实可能是在堵业主的“钱途”。

毕竟2015年到2017年,嘉兴传媒在超过其业绩博彩业后,获得完美世界5亿元投资,估值50亿元。嘉兴传媒的核心资产肯定是杨幂,杨幂不收“烂片”赚钱。公司业绩怎么样?

总说“妈妈爱你”的粉丝需要明白,虽然粉丝在艺人出道前或火前都有重要作用,但“宠物粉”也是后者的必修课;但是当他们亲手把艺人送到交通位置的时候,就到了他们“退休”的时候了。至少,不要把自己看得太重要,因为对于此时的爱豆来说,粉丝只是他们星际之旅的一个环节,比例急剧下降。

如果一时想不明白,就想想自己和父母的关系。

流量艺术家的粉丝其实应该是“工具人”。毕竟爱豆只是资本的“工具人”。杨幂想清楚了,早早为自己铺平了道路,全心全意帮助迪丽热巴等艺人。

毕竟让别人挣钱,自己拿钱,让别人成为“工具人”,才是更好的选择。

但杨格想说的是,虽然对对方来说做“工具人”是粉丝和爱豆互动的一种方式,但对整个市场来说,做数据、控制评价只是一种“虚假繁荣”,很有可能造成“劣币驱逐良币”的结果。长此以往,损害的是整个行业的生态。

吴亦凡吐蕃事件后,迟子建在微博上说:“你这样刷榜,他永远不知道自己的音乐是什么水平,进步不了。为了他好,别刷了。”

更年轻的想说粉丝“自萌”比“逼安利”有用多了,过分的评价控制只会让人反感。

被社会“打”了之后,总有一天你会明白说“不”的权利有多珍贵。我们不仅要有说不的勇气,还要尊重别人说不的权利。

(主编:钟_NF5619)